最年轻诺奖得主马拉拉被牛津录取

导读: @新京报:【最年轻诺奖得主马拉拉被牛津录取!】当地时间8月17日,曾因为女性教育权发声而被塔利班报复的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在推特上宣布,自己被牛津录取。2012年,她被塔利班

@新京报:【最年轻诺奖得主马拉拉被牛津录取!】当地时间8月17日,曾因为女性教育权发声而被塔利班报复的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在推特上宣布,自己被牛津录取。2012年,她被塔利班组织报复,身中数枪,但奇迹生还。2014年,年仅17岁的她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最年轻诺奖得主背后的故事

2014年10月10日,马拉拉·优素福·扎伊获得了本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成为诺奖所有项目中史上最年轻的得主。此刻起,她的名字和奥巴马、安南等历史难以忘却的人一同,被安放在了当今世界人道主义的圣坛上。

而这一天,距她17岁的生日,只过去了不到三个月。

十七岁。我十七岁的时候,还是一个额上生着粉刺,担忧着期中考,暗恋着后桌男生的普通女孩,如同全世界许多地方千千万万的少女一样,经历着青春期的烦恼与欢乐。而马拉拉十七岁的时候,已经为巴基斯坦女子教育奋斗了六年、从左额中枪中死里逃生、出版了“可以和安妮日记媲美”的个人回忆录、被《时代》杂志评为了全球最有影响力百人之一。

一、是谁需要马拉拉?

时势造英雄,马拉拉也不例外。她的成名是中东政权纷争、美国企图控制局面维护霸权地位、911事件后西方对伊斯兰文明的恐惧以及女权主义脱胎换骨、焕发生机的综合产物。

2008年底,塔利班控制了马拉拉的家乡--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的斯瓦特河谷。十一岁的马拉拉也是从这时开始了自己争取人权的活动。她以笔名“古尔马卡伊”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乌尔都语网站上写博客,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描绘了塔利班武装控制下斯瓦特山谷的悲惨生活:枪杀和斩首成为街边常景、往昔繁华的买卖市场门可罗雀、绿树和山涧被炮灰和枪声所掩盖……更为要紧的是,该政权对妇女权利的严重凌辱以及对女孩受教育的全权干涉。2009年1月,塔利班炸毁了当地的100余所女子学校,并颁布法令禁止女子受教育;一个月后,禁令解除,但是规定女孩只能接受严格的伊斯兰教育,且需穿长袍上学—然而,这个解禁形同虚设,分散在斯瓦特街头的武装人员依然极度仇视女性教育,马拉拉和她的同学们每天都在万分的惶恐中上学:走在路上需四处提防,因为随时可能被枪毙;许多老师顶不住压力纷纷离职;家长们因担忧孩子的安全而逐渐办理退学—孩子们坐在教室的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天。

马拉拉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塔利班政权在阿富汗成立之初,是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认可和支持的。甚至就在911事件前夕,美国还给予了其4300万美金的资金支持。2001年后,美国全向反恐,与“基地”组织过从甚密的塔利班成为了重点打击对象。在美国主导下的北约西方世界,开始将其认定为恐怖组织。对恐怖主义的后怕,渐渐演变为对逊尼派、普什图的仇恨以及对整个伊斯兰文明的抵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振臂高呼教育权利的巴基斯坦小姑娘,开始引起人们的兴趣。

2009年春天,《纽约时报》记者亚当艾利斯找到了马拉拉的父亲萨胡丁·优素福·扎伊,并为他和马拉拉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名为《消失的教室》。萨胡丁是斯瓦特当地一所女子学校的创办者兼校长,马拉拉是其中的学生。塔利班没有炸毁他的学校,但是也基本上摧毁了其正常运营。片中的马拉拉,面庞稚气,眼睛明亮。十一岁的她紧攥着自己的书包,坚定地说,“他们无法阻止我,我要受教育,我要实现我的理想。”

纪录片一经播出,引起了世界范围的轰动。人们的眼光聚焦到了这个身陷于塔利班专政苦海、年少却有思想的女孩。她与美国驻巴基斯坦代表理查霍布鲁克会面,恳请帮助;接受CNN专访,昭告天下;“我有大声说话的权利”;被国际儿童和平奖提名;获得巴基斯坦首届青年和平奖。女权主义者爱她的勇气和意志,爱她为同龄女孩争取权利的担当力和使命感;儿童保护者爱她独挑大梁,让世界看到了千万个不幸孩童的身影;自由主义者爱她对知识的渴求,爱她明白教育是通往更好世界的天梯;西方国家爱她,没有比她更好的反恐宣传材料了;第三世界爱她,相信“巴基斯坦的女儿”能为他们带来消失已久的宁静与希望。

于是,就在这个发达国家内心惶惶不安、满腹苦水无处倾倒的后恐怖主义时代,马拉拉应运而生了。她填补了西方世界的心理需求,以及第三世界的生理需求。

24小时新闻排行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